今天是我割了阑尾以后第一次跑步,也是今天我才发现——之前我跑步时一公里两公里就会出现的右下腹疼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居然是慢性胃炎所导致的。 割除了阑尾之后跑步,体验非常舒适,只要我得体力充足,我就可以一直跑。不会因为以前右下腹疼痛而停下来。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案例几乎是没有的。 不知道我这算不算因为割了阑尾之后因祸得福呢?
割了阑尾因祸得福?
2020-07-27 / 2 个月前
初中语文老师在我们毕业前最后一堂课上讲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人的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快乐,在学生生涯中,如果你的成绩不好,那么你是不快乐的”,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在应试教育过程中,我一直不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当时觉得学习数学和理科的过程很痛苦,但我也在尽力努力地学,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不喜欢这些科目学起来才费力和痛苦。 到后来,当我能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断发展兴趣爱好的时候,才发现只要是学习的过程,一定都是痛苦的,只是在初级阶段很多事情简单容易理解和上手,到达相应的难度以后难度是自然的,这时候学习也是痛苦的。 我想了一个不科学但似乎很有道理的话来说服自己——假设我是机器人,要往大脑里面写入知识,无中生有,一定是痛苦的,把这些新知识刻在大脑里面,能不痛吗? 痛,就对了。
学习的过程痛?痛,就对了!
2020-01-29 / 8 个月前
我一直不太相信大家说的星座、命数和抽签这一类 预知人类运气的玩法。 在我眼里,用“二八法则”来解释这些,大概就是“被说中了20%,80%的人就信了”。 最近我的朋友经常掉东西,而且每次掉的都是身上的“好东西”,同时他自己每一次还隐隐有些“预感”,在平日里他是个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不怎么丢东西的人。 接二连三地丢东西,不得不让他越来越想起今年在日本旅游时从“浅草寺”中抽中的那支下下签——签很准,同时有点邪门。 之前看过心理学的小视频,科学地角度来说,是因为——快乐是短暂的,但痛苦的事情会让我们更佳记忆深刻。 但从一个开发者的角度,我还有个有趣的想法,难道真有天定论这一说?我们可以通过抽签这一类特定活动或者说是“接口”来和上帝赌运气? 假如能够用数值来衡量一个人的运气,姑且叫作“运气值”吧。 每个人的初始值是0,后面会发生什么,在“运气值”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完全靠个人造化。 如果进行了抽签等活动,那么就进入“运气值”随机加减状态,要么为正,要么为负。当然,之后的运气要么好要么坏,此时一个人的运气由个人造化和上帝共同决定。 如果按我这么一想,那就有了一个方法——再次抽签,再赌一把,一把不行就两把……直到自己的运气值为正。 Good luck!
和上帝赌一把运气?
2019-11-27 / 10 个月前
昨天看到一条TED演讲内容,讲述者多年致力于“如何教东南亚和亚洲人说英语”,关键要点提炼如下——“把英语当作工具,而不是评判标准。要认识到说英语的目的是让它发挥作用,而不是衡量对错”。 今天我正好感受到了这一点——我在路上偶遇一个西装革履的外国人,他拿出酒店的名片向我寻求指示回酒店的路的帮助。 我既欣喜又有些紧张,欣喜是因为可以锻炼下口语,紧张是担心沟通不顺畅不能帮助到他。 但真正沟通的时候会发现——不用按照标准语法就想着如何组织这一段话才正确,重要的是用心听对方所言,再用心表达自己要说的话。些许语法的错误并不会影响我给这位外国友人指路。 将他带到他住的酒店附近时他很开心地像我致以拥抱,并表达他很“Lucky”,因为遇到愿意和他讲英语的我,他说很多人听他开口讲英语就到摆摆手表示英语不好或者不会英语就走了。 其实,我也觉得很“Lucky”,能够帮助到他,并深刻体会到“语言是工具而非标准”这一观点的深意。
语言是工具而非标准
2019-10-15 / 1 年前
在我的认识里,计算机语言和人类语言它们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这两类语言都需要“解释器”来读它们。同样地,它们之间也有很多不同地方,比如计算机语言需要靠机器来作为解释器,而人类语言要通过人类来做解释器。机器是稳定和傻瓜式的,而人类是变化多端和难以捉摸的。所以说计算机语言难度没有人类语言难度大,对吗?
计算机语言和人类语言的区别
2019-09-25 / 1 年前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敢相信——我在七天之内,弄丢了三把伞在共享单车的篮子里。每丢一次我都懊悔不已,总在心里想着下次不能再丢了,结果昨晚上又弄丢了一把。究其原因,最重要的是我的粗心,其次因为共享单车的篮子是黑色我又偏爱黑色的雨伞,同时每次使用完共享单车很多人会默认把俯身关锁的动作作为服务的结束就忘记去查看一下篮子(尤其是在赶时间的时候),下车的时候就没有注意到。我也想了想解决方案——买了一个胸包里面足够容纳一把伞,背在身上就不容易掉;共享单车服务商如果能在关锁或者扫码的位置粘贴一个提示标志来提醒大家注意随身物品就好了,比如伞、水杯、文件袋这样的图标,这个小举动说不定还真能挽救无数把伞呢。
一周丢三把伞带来的思考
2019-08-01 / 1 年前